枝鸟。
第一人称爱好者。
子博@啼鸟深巷。
集训缘更。

我无法歌唱。

我 宰贺想 炖织太刀

“不同程度的自由都是应该追逐的东西”

请求

惜袭:

哎…


君默仪:





荒年:





安妮的橙子猫:





虽然感觉是没什么希望



阿語:...

Q1是13th桑——!

  一般来说会从生活中来找一些能写的东西,细节是好东西……!还有就是会从p站找一些很好看的同人画……!霓虹太太的同人我吹爆/泪,写cp这种事我会尽量带入生活来写(?)因为会很写实…!像一些我们会在意的东西,我们会担心的东西(真的不是你一个人在意吗)我都会带入cp来尝试,所以算不上很美丽的脑洞啦嘿嘿……,凭空想象之类的我基本是做不到啦,所以都是基于生活与一些同人图(我是不是该去p站要个授权…),有意境我就会写下来…!OK就这样!给13桑亲亲!!

教堂

黑时。

  “神圣的地方。”

  “——不应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 中也嘲笑我拿着任务没用掉的玫瑰像在做祷告,我嘲笑他智商又新刷下限。彼时废弃教堂刷漆剥落的墙壁和十字架涂满夕阳又往外溢,我将没系紧一大束玫瑰举来当杯子盛,稀疏落下来几瓣,中也跟着伸出手去。残破十字架熠熠生辉,血红花瓣熠熠生辉,中也发丝熠熠生辉。这光景盛亮得虚假,我们身后还有未凉的尸体,血溅墙根与圣母的裙摆;不久后即消逝的最盛亮打在黑衣上,玛利亚脸庞掩在阴暗处。——中也与我一并在这可笑光景中沉默。我突然很想吻他,于是我低头。黑礼帽被我举在手中权当遮光,我闭上了眼睛。我不清楚中也有没有闭上眼睛。太亮了...

想要了解的是想要的东西。

(看不出来的)学pa。
前面其实还有,太意识流我给丢了(。)
我流中也,太中太无差(。)

  ——他凑上来咬住我的嘴唇。用的是咬,不是其他骗小女生的温柔辗转。吻法也前所未有地鲁莽横冲直撞,我睁开眼睛,他眼睫颤动如刚破蛹的蝶翼。血腥味一点点涌上我的舌尖,这时我才知道太宰治原来是有虎牙的。我没来由地想伸手揉揉他一窝乱毛,彼时我们舌尖相触又交缠在一起,水声不大不小,太宰将我抵在墙上越发久了背部开始作疼起来,而我们谁都不肯放弃这种做爱般用柔软处厮磨的快感。我想幸好是我们还年轻,又可惜我们还年轻。喘息间断处他睁开了眼睛,我望进一潭鸳红死水里去,而这潭无可救药的眸子摆明了深刻的渴求,我想我大概是这...

无论如何。

练手。

  拉上的窗帘在关了灯的黑夜里像年久未修刚开机的显示屏,——这怎么能叫微弱的月光呢,月光不应当在我这里。我像是回到了几年前每晚固定的失眠,浅灰黑包围我的所有视角。——这令我感到安心。太宰治不会是什么好人,他只是个怕光的胆小鬼。我借亮转身拿桌上的刀片向浴室款步而去,期待途中撞到什么破坏我的重心让我向随便哪处尖锐的地方倒下去,——什么都没有,我想,熟路得令人失望。清晨花店里摆卖的百合还未干涸,堪堪铺满缸底的水至少没有让我失望。我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百合花瓣那一团不明意义的模糊反光,浴室的门与窗户没有折光点。趟入时窸窸窣窣,可怜的小姐们。百合花被我折了小半。我有种入水的错觉,湿透的...

屏了两次没脾气了。中也生日快乐。

1 / 6

© 落啼 | Powered by LOFTER